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鈕文新:金融期限結構扭曲漸成共識

20-01-13 17:16    作者:鈕文新    相關股票: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看到兩位金融要員提及中國金融市場“短多長少”的期限結構問題。它們看得很準,應當說,長期以來,中國金融之所以“脫實向虛”、空轉套利、杠杠過高,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國金融不斷趨向短期化,換句話說,就是金融期限結構發生了“短多長少”的嚴重扭曲。

第一位談到中國金融“短多長少”問題的是中國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先生。1月11日,閻慶民在出席第24屆中國資本市場論壇時指出,中國要按照新發展理念建設高質量的資本市場,而“高質量”要有相應指標。比如,從貨幣化率來看,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我國貨幣化率(M2和GDP的比值)為205%,高于美國70%的水平;從資本化率來看,我國資本化率(股票市值加債券市值除以GDP)是156%,美國是390%。依此數據,閻慶民認為,當前我國存在“貨幣多、資本少”的問題。下一步,在優化融資結構,降低宏觀杠桿率,增大股權融資比重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第二位談及中國金融“短多長少”問題的是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主任、原中國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先生,同樣是1月11日,尚福林在第18屆中國企業發展高層論壇上,專就金融供給側結構改革、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等問題發表閉幕演講,他指出,鑒于中國經濟過去高速增長的方式已成歷史,增長模式正轉向創新增長,所以,中國金融發展要和經濟增長模式相匹配。尚福林此言實際點出了中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改革的要害。所以,他在闡述中國金融結構目前存在的問題時指出:中國金融存在著“長期資金需求和短期資金供給”的矛盾,存在“產業需要與融資期限不相適應”的問題。他強調:特別是制造業投資周期長,投資量大,需要多方面的支持,中央多次提出支持中長期投資。

 

兩位金融大咖指出了關鍵問題,但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找準導致問題的原因。即什么原因導致金融短期化?

依據多年研究,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導致金融短期化的原因并不單純,但說到底是新自由主義的一套理論和實踐長期主導著中國金融改革進程。這也難怪,畢竟中國過去40年改革開放的實踐,恰恰伴隨著新自由主義思想主導全球經濟的時代。在這個時代,從學校教授的課程到國家經濟和政策的各色實踐,全部充斥著新自由主義血液。中國,作為剛開始擁抱市場經濟的國家,難免受到新自由主義的沖擊。但我們必須勇敢地承認:2008年百年不遇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已經證明了新自由主義理論的失敗。

所以,中國金融從理論到實踐都必須和世界同步,進入“重新認識、大膽探索、再奠基石”的歷史過程。而這個時候,金融發展的目標導向則會顯得尤其重要,還是小平同志當年所說:不唯書,不唯上,只唯實?;蛟S正因如此,中央提出“走出中國特色金融之路”的時代要求,而這一點,恐怕需要我們中國金融人認真理解,并付諸實踐。

 

 

實際上,中國近年來的金融實踐教訓慘痛。2017年之前,基于放松金融監管、金融市場才能更好為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微企業服務的指導思想,導致中國大地上瞬間涌現出海量金融和準金融機構,它們瘋狂地在市場上爭搶有限的金融資源,結果是:迅速將中國金融市場推向又短又貴——只適宜空轉套利而背離實體經濟需求——脫實向虛的境地,同時派生大量金融亂象。

再比如,中國貨幣政策放棄“量化調節”而向著“單一利率調節”推進改革。這勢必導致M2中基礎貨幣占比過低,貨幣乘數越來越高——金融運轉速度越來越快、金融運轉周期越來越短。這實際就是金融短期化在貨幣端的重要誘因。實際上,被保羅·沃爾克開創、被格林斯潘用到極致的“單一利率調節”,在2008年已經被伯南克否定,發達國家的中央銀行用了12年,改革貨幣政策方式,并使之更能符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時代要求。

所以,引導、甚至迫使中國金融結構更能符合中國實體經濟為本的基本特征,包括中國央行在內,所有金融管理都必須盡快“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推動中國金融長期化、資本化。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希望ol工作室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