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訊iPhone客戶端 | 財經股票網址大全 | 添加到收藏夾

終成與敗壞

20-01-19 16:35    作者:一只花蛤    相關股票:

文/姚斌

演化經濟學與復雜經濟學相似,同樣不滿于傳統經濟學的均衡和過度的數學形式主義。它們認為,達爾文的生物學機制同樣適用于所有演化的開放復雜系統的一般性理論。經濟學領域與生物領域存在著相似性。作為演化經濟學家的卡蘿塔·佩蕾絲研究過自工業革命以后所有主要技術革命,她引入托馬斯·庫恩的“范式”概念,探索技術革命與金融市場的互動性,創立了技術革命/金融市場四階段模型,總結出技術革命與金融市場相互影響的規律性。所謂的技術革命被定義為一批有強大影響力的、顯而易見是嶄新且動態的技術、產品和部門,它們在整個經濟中能帶來巨變,并能推動長期的發展高潮。但是,只有當這批技術突破中的每一個都遠遠超出它所引起的產業和部門的界限,擴散到廣泛的領域內,才屬于真正意義上的技術革命。

技術-經濟范式

佩雷絲采用了“技術-經濟范式”來表示經濟上的最佳慣行方式:技術革命是緊密地交織在一起的一組技術創新集群,一般包括一種重要的、通用的低成本投入品,再加上重要的新產品、新工藝和新的基礎設施,每次技術革命都提供了一套互相關聯的、同類型的技術和組織原則,并在實際上促成了所有經濟活動的潛在生產率的量子躍遷,而這套同類型的“工具”——包括硬件的、軟件的和意識形態的——共同改變了所有人的最佳慣行方式,只有遵從這一“技術-經濟范式”的人才更有可能成功。

佩雷絲依據“技術-經濟范式”將資本主義兩百多年的發展歷史劃分為五個階段:1771年開始的產業革命時代,1829年開始的蒸汽和鐵路時代,1875年開始的鋼鐵、電力、重工業時代,1908年開始的石油、汽車和大規模生產時代,1971年開始的信息和遠程通訊時代。每個階段都發生了標志性的事件,宣告了新時代的到來。每個階段都持續了40~60年,形成了特定的“技術-經濟范式”,并規定了當時經濟社會中的最佳慣行方式。在每一個具體階段中,金融資本會在其中得到充分的表現。技術在成熟階段形成。彼時,舊范式開始遭遇其潛力的極限,適宜的條件被創造了出來,下一次技術革命的醞釀正是由此時開始的。

技術范式與主要產品和工藝有關的選擇之間的競爭,致使勝出的主導設計處于“鎖定”狀態。這個鎖定狀態是由布萊恩·阿瑟發現的。也就是,技術革命的主要產業在領導權、競爭形勢、企業和生產設備的相對規模,以及其他得到的定義特征方面建立了它們的基本結構。創新的路徑之一在于,通過使產品真正便于用戶使用并相互支持,可以推動人們廣泛采用創新技術,這就是布萊恩·阿瑟所說的“為使用所做的安排”。

佩蕾絲相信,新技術早期的崛起是一個爆炸性增長時期,會導致經濟出現極大的動蕩和不確定性。風險資本家為獲取高額利潤的新可能性所鼓舞,他們會迅速投資于新的活動和新的企業。但是,不確定性無可避免地伴隨著這種革命性的發展,許多早先的預期都以失望而告終,金融投機產生的泡沫,與技術狂熱癥和“非理性繁榮”一起破滅。

四階段模型

佩蕾絲最強調的是新技術的擴散過程,并稱為“導入期”。她進一步將它分為兩個階段:“爆發階段”和“狂熱階段”。在后一個階段,金融資本將投資傾注于各種產業、新的活動和新的基礎設施。投資是如此密集,導致這些新事物變得非常強大。隨著技術變革經驗的積累,許多企業逐漸適應了新技術,于是新技術就成為日常生活的“常識”,導入期的紊亂狀態可能讓位于更加和諧的增長。佩蕾絲將這一增長階段稱為“展開期”,并將它分成兩個階段,“協同階段”和“成熟階段”。

展開期可能是一個建立在技術和制度框架彼此協調的基礎上的相對穩定而繁榮的發展階段,許多人會把展開期看作是“黃金時代”或是“美好時代”。在展開期的成熟階段,就已是相對老舊的技術和成熟的技術而言,其收益正在遞減。因為收益遞減,又可能引發了新一輪的導入期,于是人們的注意力又轉移到下一代的重大創新上,它為工程師和金融家帶來了更為激動人心的前景。

每一次技術革命帶來的大規模的經濟轉型涉及復雜的社會吸收過程,這些過程包括生產、組織、管理、通訊、運輸、消費模式等等的劇烈變化,最終產生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因此,技術浪潮的整個過程要用大約半個世紀來展開,并且牽涉到不止一代人。雖然技術反復起落,但人們似乎仍抱有一種信念,那就是作為社會發展的結果,沒有周期也沒有社會問題的時代終將到來。這種理想或信念在技術革命浪潮的兩個特殊階段——狂熱階段和協同階段——十分有力地重復著它們的固執。

在前一階段,金融泡沫的膨脹和獲得的不可置信的利潤讓人們對新經濟產生了幻覺,人們越來越對此具有信心,越來越把更多的錢存入“信徒的銀行”;而在后一階段,福利的穩定增長和擴散持續了相當長的日子,人們便產生了一種關于前所未有的進步社會的幻覺,他們認為得到保障。第一種幻覺將被泡沫的破裂打碎;隨著已有生產結構的經濟滑坡,第二種幻覺將被日漸增長的社會不滿打破。

技術與金融

生產率的爆炸性增長和金融狂熱的迸發,導致了經濟欣快癥和隨后而來的信心的崩潰。在過去,類似兩者相伴而出現的情況屢見不鮮。這兩方面乃是相互交織、相互依賴的現象,它們來自共同的源頭,是這個制度及其運行的本質。它們產生于技術通過革命而演進的方式中,產生于蘊藏著一種財富創造之潛能的巨潮被經濟系統和社會系統吸收的特殊形式中,也產生于金融資本和生產資本的職能分離。

每一次技術革命都帶來了巨大的財富創造潛力,充分展開這種潛力需要每次都建立一套完整的社會-制度框架,因為現有的框架并不適合于新的技術。在新產業和新基礎設施啟動的前幾十年里,技術-經濟領域和社會-制度領域之間互不匹配的狀況日益明顯。為實現再次耦合,并充分展開新的潛力,就需要重建良好的配套的制度,并為之創造條件。在這期間,金融資本始終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它起先支持的技術革命的發展,繼而加劇了可能引發沖突的技術-經濟領域和社會-制度領域之間的互不協調。當兩個領域的協調建立起來時,金融資本又成為展開期的推動力。而當一場技術革命行將結束時,它又有助于催生下一場技術革命。

長期以來,技術與金融之間的關系一直被忽略。經濟學家們也很少涉獵技術及其與投資機會的關系。他們容易忽略源于以下的事實,即最大的泡沫傾向于出現在金融資本實際上已經脫離實體經濟,并獨自起飛的時候。即使像海曼·明斯基這樣的經濟學家,他也沒有在已實現的各種金融創新和相關階段特定的技術之間建立起任何聯系。而佩蕾絲卻清楚地看到了事件發生的序列:技術革命—金融泡沫—崩潰—黃金時代—政治動蕩,大約每半個世紀就重新再來一遍,并建立在屬于資本主義本質的因果機制之上。那些反復出現的事件序列隱藏在各個層次的獨特的因素、事件和環境中。

雖然誘發大爆炸的事件表面上看是渺小而相對孤立的事件。但查明誘發每次技術革命的大爆炸的時間,可以幫助我們理解未來的一連串進程。不過,企圖為每一次技術革命指出一個終結的時間的做法是沒有意義的。每套技術都會經歷一段痛苦而漫長的展開期,與此同時其潛力日益明顯地被耗盡。每當技術革命爆發時,舊事物的邏輯和影響仍然占據了統治地位,并進行著有力的抵抗。全面轉向新事物的邏輯需要二三十年的由此及彼的動蕩的轉型過程。從馬車轉變到汽車就是典型的案例。在此期間,新的更優越的能力得以成功的施展,從而加快了舊事物的衰落。

耦合與斷裂

每次技術革命起先都會被視為機遇,而后又被視為威脅。由于重塑了與技術革命的潛力相適應的環境,“黃金時代”才會出現。雖然如此,在繁榮末期,也總是引發一場導致金融恐慌的狂熱。這樣一來,每五六十年都會發生一次“創造性毀滅”的過程?!昂玫臅r代和壞的時代”出現的順序,根源于經濟動因本身與作為整體的社會之間的互動。每次技術-經濟范式走到盡頭的時候,它所遭遇的特殊障礙將為尋找一套新的技術提供強有力的指南。為了技術革命的出現,必須開辟嶄新的道路,作出關鍵性的突破。因此,技術必須通過革命而進化,這是因為占據統治地位的特定方式伴隨著與之相關的大量機遇,使社會形成了對該范式的深度適應。

一次技術革命的到來通過極大的提高利潤預期而吸引了金融資本,但最終將導致資產膨脹和金融泡沫的破裂。因此,技術革命與金融市場之間的關系時而耦合、時而破裂。金融市場在協同階段時,都會將技術視為一種積極的力量,彼時整個經濟欣欣向榮,充滿機遇。比如,在20世紀70年代微電子、計算機和軟件的爆炸式發展中,小額風險資本和冒險資本就得到了充足供給,它們為生產一系列連續的產品和服務而提供資金服務。在最好的情況下,金融亦然,因為它是在真正支持生產資本。

如果能夠提供給金融資本的資金數量一次次增加,到超過它所認定的好機會時,它也期待著在每一次和每一種投資中獲得巨額受益。但是,金融資本并不為還不發達的生產提供資金,而是發展了復雜的金融工具以錢生錢。于是,金融資本和生產資本的斷裂從此開始。源自這種斷裂的張力能夠導致像長期資本管理公司崩潰事件的發生。很顯然,此時投機、腐敗和寡廉鮮恥遍地橫行。大量多余的資金傾注到技術革命的深化進程中去,尤其是其基礎設施,這常常導致無法達到預期的過度投資。隨著資產的不斷膨脹,就會出現了一種賭博經濟。這樣的狂熱階段將造成一個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局面,金融資本登上兩極分化的舞臺,充當了離心力量的加速器。所以,狂熱階段的晚期是一段金融泡沫時期。

在佩蕾絲的四階段模型中,可以看到一部極其生動的金融史。由此也可見技術和金融市場充滿了復雜性和不確定性。當然,佩蕾絲的模型也只是一個考察歷史進程的方法,其目的在于闡明某些一再發生的趨勢,這些趨勢可能現在就存在,也可能幫助我們更好的理解過去與現實。佩蕾絲的模型是針對長期動態的,并不能解釋個別事件,要分析特定的金融危機,最好采用明斯基或金德爾伯格的模型。不過,當一次特定的恐慌發生的時候,佩蕾絲模型可以提供恐慌所在的更廣闊的背景,以豐富我們的認識。當前,我們可能正處在一個協同階段,了解佩蕾絲模型一定有所裨益:一是可以看成布萊恩·阿瑟《技術的本質》的進一步延伸,一是可以印證喬治·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但要注意的是,模型只是一件非常遲鈍又不精確的工具,它的力量必須有賴于睿智而靈活的運用。


 
聲明:本文內容由原作者博客的RSS輸出至本站,文中觀點和內容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與本站無關。點此查看原文...

我要評論

(200字以內)

希望ol工作室赚钱 股票买涨还是跌 网上赚钱的app 姚记棋牌苹果 天通苑麻将机 httpwww.宝博棋牌 大地棋牌最新版 大地娱乐下载二维码 大地棋牌ios下载 金7乐33期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